七個蘋果的故事


蔡岱安撰 Daidai1的部落格-udn部落格 2013/11/06 03:32 (blog.udn.com/daidai1/9357635 )
前言:2013年11月7日是「台灣教會歷史大師」賴永祥長老的夫人劉慶理姊回歸主懷兩年的紀念日,上個月發生在我與他們兒子與兒媳之間「七個蘋果」的故事,今日印象猶新,在此我將當日所寫與寄給他們的一封信,再次紀念我敬愛與想念的慶理姊。  

Dear 婉玲與嘉德平安:
剛從教會回來,懷裡捧著婉玲給的蘋果,走上階梯,想到賴長老娘, 心頭一緊,胃一陣酸痛,紙袋都還沒放下,淚就掉了下來,止不住哭了起來!
我好想念你們的媽啊! 一個我從87年嫁到Boston來就和她結緣,讓她開著車帶我到處查經,在你們父母家享用她所準備的美食, 一個給過我很多的關愛,一個人非常溫暖又開朗、才德兼備的好女人。
因為留下來練詩,我一直到離開教會上車後,才得空看了手上的紙袋一眼,上面寫的竟是:佩璇! 我馬上想;是否婉玲拿錯了?我只不過一個人,不應該有這麼多個蘋果的啊!何況我也記得婉玲在教會第一次找我說話時說F正在出差,現只有我一人, 照常裡:應該只給我一兩個,然而紙袋中的蘋果卻有7個之多!
可是,我也隨即想起婉玲跟我說第二次話,當她親手拿這個蘋果袋給我時說的話,提到嘉德跟她說我曾對他媽媽很好!難道是嘉德的話,讓婉玲臨時改變決定,將原先要給佩璇的紙袋給了我?
自作多情的我決定接受後者的想法。不是我貪心想要多一點的蘋果,而是婉玲那句話讓我突然有種感動與心痛的衝動與感覺,
感動的是;嘉德竟然還記得我與他媽媽之間的感情,甚至讓你們夫婦願意以多一點的蘋果給我來表示你們的理解, 理解我們是有過「一段共同的回憶的」。
心痛的是,那一顆顆蘋果也很明確地告訴我,我所愛的長老娘真的不在了, 現在,我與她的兒女之間所能互通的,我們真實能摸得到就只是那一顆顆可以繼續銜接我們共同回憶的實體物,一顆顆的蘋果了。
或許我多想了,婉玲或許真的是拿錯了,但我寧願相信我想的是真的, 因為我還想要再一次借著你們的這份心意與這些蘋果,好好地想念一下我所愛的賴長老娘。
賴長老娘在世時,嘉德多次來這裡做禮拜與接送父母,所以我相信嘉德應該是能瞭解我與他媽媽之間深刻的感情的。
和賴長老娘認識時我才剛結婚,年紀可以當我媽的她總是開著車接送我去查經, 查經一向是培養感情最好的地方。 (我還和你們的日本阿嬤一起查經過呢!), 所以,我和你們的母親的感情是很深遠的。
其實,當初林牧師離開我們的教會時,我也曾想過是否應該也跟著離去,最後沒能離開的原因除了F的母親以教會為家的觀念外,另一重要的原因是我真的不想離開你們的媽媽,你們相信嗎? 這一點,我曾在你們的父親受封榮譽長老,稱譽他們的實至名歸上做過見證,這就是我對你們父母的感情。
你們的母親是一個非常熱情的女人, 在教會看到我常常會主動過來抱我,然後說我們在教會都以姊妹相稱 (是的,我有時會叫她慶理姊), 但她說其實我的年紀比她所有的小孩都小,所以是可以當她的女兒了, 可是又不好意思叫我女兒,所以還是叫我岱安姊。
我覺得這是你們的母親對我最大的稱讚,也是我很受不起的,當然我當時也都還是很厚臉皮地笑著回答她說,隨她要怎麼叫都可的。
我們之間這種對話總是一再發生,重複了好幾次,所以我私下喜孜孜,覺得妳母親或許是真的也是喜歡我的,所以才會以這種當母親的口氣對待我,這真是我的福氣與榮幸啊,當然也真的擔當不起的,而只能私下自喜。
當然你們的母親,對我常常也像是是姊妹一般, 所以都叫我「岱安姊。」也會跟我撒嬌。 好幾次,她都會跟我撒嬌地笑著說: 「岱安,妳不要看我七十(八十)多了,其實我的心還是很年輕的,像十幾歲的少女!」 跟我強調;人的心境跟年歲是無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