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哥留下的聖經--悼王輝彰牧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王貞文撰 荒原與泉邊神學部落格 2012年3月25日 王輝彰牧師,1950年8月2日生,2012年3月20日去世,享年61歲


與王輝彰牧師由師生到同事的幾年之間,被這樣一位忠誠認真的上帝之僕的生命之光溫煦地照耀著,是我在台南神學院的服事裡很美好的一段日子。

2012年初,王輝彰牧師罹癌的消息傳開之後,許多人懇切地為他代禱。這場與上帝摔角的祈禱經驗,把許多校內同工與畢業的校友團聚在一起。因為他是如此令人感動,如此令人感到不捨的一個人。但上帝還是在2012年3月20日的晚上把他接走了,他那美好的仗已結束,他的生命得勝了。

從台塑主管的位置退休下來,王輝彰進入神學院接受神學的裝備。我2004年回到南神教書,他來上台灣教會史的課。灰髮,高瘦,氣質很好,令人印象深刻。他那時已經是德生教會的長老,卻甘願謙和地讀著神學課程,參與學生的團體生活。同學都叫他王哥,我也和學生一起叫他一聲王哥。

畢業後,雖然他一心想要牧會,但仍願意順服,留在神學院裡擔任基金會的工作,後來又挑起總務長的沈重擔子,辛苦地為這個學校付出。

他沒有架子,律己很嚴,親切溫柔,散發著溫暖的光。清晨四五點,就會看到他穿著汗衫短褲在慢跑,在照顧花草。神學院裡的一草一木都紀念著他的心血。在經濟如此拮据的情況下,他盡力修補道路,裝設路燈,為校園生活的舒適與安全盡了最大的力量。

他愛護學生,盡力為學生著想。他總是默默地協助經濟困窘的學生,溫和地傾聽學生們的問題。他不只把事務執行好,更是這個團體的心靈守護者。 他從來不抱怨,反而是常常傾聽我們的抱怨。我們不知道他承受了多少的委屈,多少的誤解,潔身自好,企求完美的他,又有多少次忍受著挫折。好幾次,他請求辭職,卻又為學校的大局心軟,再次擔起那辛苦的擔子。

2005年至2006年,我們一起努力在燕巢的深水校區定期舉行泰澤晚禱,期待可 以讓這片恩典的美麗土地上,充滿讚美與平安,讓人經驗到深刻的靈性。他一面得忙著土地所有權的轉移、地目變更等等複雜而令人頭痛的問題,一面毫無怨言地擔任著泰澤晚禱的召集人,奔波在台南與燕巢間。禮拜日下午,大家都很疲憊,但在他的感召下,還是有人會聚集起來。我們總是先一�������把地板擦乾淨,佈置場地,再 一起以詩歌與靜默來祈禱。這一段共同勞動與祈禱的日子,相當令人難忘。

也是在他苦心的策劃下,南神的師生與關心南神的朋友們一起在深水校區種下300棵樹。在許多神學院遇到困難的日子時,我常會想起那個《種樹的男人》的故事,想著樹木怎樣改變了一個地方的 水土,也醫治了居住其間的團體。從不誇耀他自己的敬虔與靈性的王輝彰牧師,默默地以種樹、傾聽、代禱,醫治著我們。

當他快要封牧的時候,他將人家送他的大本聖經,送給了台南神學院教堂,代替多年前在紛亂的年代被割破損毀的聖經。那是一個希望的記號,幫助我們走下去,提醒我們,上帝會領我們走過困境,腳步不失錯。

王輝彰牧師的溫柔與堅毅,曾陪伴台南神學院走過困難的日子。我們實在很難接受他這麼快就被上帝接走的事實。 他不要人家知道聖經是他所獻,但是現在,在他離去之後,我卻期待許多人知道,那本在聖壇上的聖經,來自一位以自己的全部生命來宣講上帝的話語的��。

王輝彰牧師離去了,他已經活出基督。惟願他所留下的聖經,繼續提醒我們��基督徒的生命,就是上帝話語的體現,當我們在苦難中當不斷仰望,順服祂的旨意,或生或死,都在榮耀著上 帝。(王貞文)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