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讚福的一生 從心酸酸到悲戀的酒杯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國立教育電台 「台灣鹹酸甜」節目 2003年7月30日下午2時半中由主持人土豆仁與阿淵伯對談播出。
題 : 從心酸酸到悲戀的酒杯。 附 圖像 姚讚福。取材自郭麗娟撰述,玉山社出版 《台灣歌謠臉譜》。

別人捧杯爽快在合歡,阮捧酒杯悽慘又失戀,世間幾個親像阮這款,噯唷!噯唷!愛是目屎甲憔煩。自嘆自恨看破了當初,吐氣無奈一杯又一杯,毋管人笑酒醉倒在地,噯唷!噯唷!誰知阮為甚問題。帶著酒氣暝日啶啶紅,目的不是貪著燒酒香,看破世情一切像眠夢,噯唷!噯唷!第一悽慘失戀人。
寫過《心酸酸》的作曲家姚讚福與印象派後期的畫家梵谷頗為類似,兩人都是牧師出身,也都曾經在礦坑工作過,為了對藝術的執著,到後來都晚景淒涼。
姚讚福在民國25年(西元1936年)作了兩首膾炙人口的歌謠《心酸酸》與《悲戀的酒杯》,由於曲調哀怨至極,極具歌仔戲「哭調仔」的特色,因而有「新式哭調仔」的稱號。其實姚讚福的讚美式歌曲作得也很不錯,例如《我的青春》、《黃昏城》、《天清清》、《戀愛列車》、《日落西山》等,都是廣為流傳的歌謠。
從樂曲所呈現的風格來看,姚讚福與蘇桐的作品要比鄧雨賢所作的曲子更富有「台灣味」,這或許是姚讚福與蘇桐兩人都是土生土長,未曾留學日本,受到東瀛曲調影響的緣故。
《悲戀的酒杯》在光復後被改填成國語歌詞,易名為《苦酒滿杯》,主唱者謝雷也因此曲迅速走紅。台語版的《悲戀的酒杯》自歌詞被重填後,逐漸為世人所遺忘,成為一首失傳的歌謠。姚讚福不但沒有享受到自己的創作被改編成國語歌曲所帶來的名利,反而窮困到只能在台中的墳場附近搭建木屋居住,孩子也被迫寄放在孤兒院裡。常常為了一點點微薄的生活費,從台中騎著借來的腳踏車到台北典賣自己的曲子,最後因為體力不支,氣喘病發而死在半途中。
《悲戀的酒杯》多年後舊調重彈,在鳳飛飛的「想要彈同調」計畫中再度被發掘,苦命的作曲家-姚讚福在天之靈,也應當不再悲愁了!
在台灣俗諺中有「一人一款命,命運天註定」的說法,在台灣民謠創作群中,有一位命運和自己所寫的歌曲一樣悲涼的作曲家,他就是寫出至今仍被傳唱<心酸酸>、<悲戀的酒杯>的作曲家姚讚福先生。
姚讚福,1907年生於彰化,幾經遷徙,1924年舉家遷至台北松山定居。14歲就被父親送往廈門英華學院讀書,畢業回台後進入台北神學校( 今台灣神學院 )就讀,1931年畢業。
當時,神學院除教授宗教課程外,音樂一科就有音樂概論、視唱聽寫、和聲對位、音樂史等,另外,風琴、鋼琴也是必修樂器,札實的音樂訓練埋下日後姚讚福捨宗教而獻身音樂創作的契機。
據1934年自台北神學校畢業,現年已90高齡的吳永華牧師憶述:姚讚福的父親姚再明傳道長是台北松山長老教會的長老,一直希望姚讚福也能從事傳道的工作,但姚讚福對傳道工作似乎沒有什麼興趣,在神學校就讀時,一有空閒就在琴房裡練習鋼琴。這位早他三屆的學長,沉迷於練琴的熱情,讓吳永華牧師印象深刻。
新式哭調仔 令人心酸酸
1932年,古倫美亞唱片發行<桃花泣血記>,這朵桃花為台灣創作歌謠界吹送一陣春風,引發民間廣大迴響,這股旋風也吹進了台灣東部的山區,當時,甫自神學校畢業的姚讚福受派到東部山區傳道,據姚讚福的弟弟姚喜年表示:姚讚福遠離家人獨自前往東部山區傳道,有一回感冒,身邊無人照料,數日未進滴水米食,讓他對傳道工作心萌退意,加上原本就熱愛音樂,難抵內心音樂創作的強烈慾望,捨下神職,進入古倫美亞唱片會社工作。
選擇自己喜愛的音樂發揮所長,卻得不到一心希望他從事神職工作的父親諒解,姚讚福現年已76歲的么妹姚穡蘭表示:當他的父親得知姚讚福捨傳道而就音樂時相當生氣,一度不讓姚讚福進家門。
據當時同為古倫美亞唱片專屬歌星的愛愛憶述:姚讚福和鄧雨賢被公司指派一起訓練歌星,鄧雨賢非常嚴厲,完全是一絲不茍的教法,而姚讚福就輕鬆多了,總是嘻嘻哈哈的講笑話逗大家笑,脾氣很好,對學生很有耐心。可是姚讚福這種不在乎的藝術家性格也讓唱片公司的人很頭痛,他總是在有靈感的時候寫曲,覺得不滿意就丟掉,連回頭多看一眼也嫌麻煩,公司為了出唱片逼他寫曲,他就是不肯寫。
許是因為這種藝術家的性格,被迫離開古倫美亞唱片,轉入勝利唱片,就在勝利唱片,他與名作詞家陳達儒先生惺惺相惜,兩人合作寫下不少好歌,如<心酸酸>(1936 )、<悲戀的酒杯>(1936 )、<欲怎樣>(1937 )、<我的青春>(1938 )...。
  據曾就職於古倫美亞唱片任文藝部的陳君玉先生,生前發表於<<台北文物>>季刊第4卷第2期一篇題為「日據時期台語流行歌概略」的論述中寫道:「...民國25年(1936),這年的作品,流行小曲顯形優勢,...流行歌亦有驚人的成績,其中以<悲戀的酒杯><欲怎樣><戀愛風>等最受歡迎,...姚讚福於此才脫離了讚美歌式的作風,如<悲戀的酒杯>和<心酸酸>那樣,唱起新式的哭調仔來了。無疑他這一哭,竟哭得滿城風雨,全省到處哭著<心酸酸>呢。」由陳君玉的這段論述,不難想像<心酸酸>所造成的轟動。
  <心酸酸>的完成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台灣歌謠的創作,絕大部份是先有詞再譜曲,這首<心酸酸>卻是先有曲,當姚讚福以「新式的哭調仔」方式寫好此曲時,唱片公司根本不想採用,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陳達儒聽到姚讚福在彈這首曲子,相當驚歎姚讚福的作曲才華,便為<心酸酸>填上詞推銷出去,果然大受歡迎。
「我君離開千里遠啊,
放阮孤單守家門,
抹吃抹睏腳手軟啊,
暝日思君心酸酸。」
徵調赴香港 念念黃昏城
  <心酸酸>的成功,兩人再度合作寫出在光復前後都曾造成轟動的<悲戀的酒杯>,將男性失戀的心情,刻劃得入木三分,隨著歌曲流行也大大提昇姚讚福的知名度。1938年發表<我的青春>,輕鬆、活潑的旋律,曲風與之前發表的作品迥然不同,讓人耳目一新。就在他漸有知名度和創作力正旺盛的時候,二次大戰的爆發,阻斷他的創作路。
二次大戰期間他被徵調赴香港,在日本佔領香港軍軍政府當翻譯官,並且娶了同一單位的女孩為妻,流利的英文讓他在香港謀得不錯的工作,台灣光復後,他提著滿滿兩大箱的「軍票」攜眷返台,光復初期的時局動盪不安,他的妻子曾勸他將等同於薪餉的「軍票」兌換成黃金以利保值,不擅理財的他並未聽從妻子的建議,因此,當國民政府公佈不承認日本政府發行的「軍票」時,一夕之間,所有的財產變成一堆廢紙,為了生活,姚讚福一家暫時在台北松山落腳,姚讚福每天搭火車到瑞芳的台陽煤礦擔任監工。在瑞芳煤礦記帳度日的時期,他回想起在香港當翻譯官時那段思念故鄉的時光,在沾滿煤灰的紙上,他自譜詞曲寫下<思鄉>和<黃昏城>兩首歌,其中<黃昏城>有多位歌星如文夏、鳳飛飛等都曾收錄在他們的唱片裡。
「 ............城悶悶,燈火照黃昏,雙雙對對娘伴君,
孤阮一人悶悶在休睏, 啊....... 黃昏引動阮青春。」
  異鄉黃昏的景致,勾起姚讚福的思鄉愁緒,然而,光復初期的台灣,重建工作未臻理想,造成通貨膨脹,物資缺乏,加上歷經4萬元舊台幣只能兌換1元新台幣的金融風暴,整個社會嚴重脫序,人民的生活倍嚐艱苦。在台陽煤礦工作約3年後,因煤礦榮景不再,公司人事縮編,姚讚福離開台陽煤礦後,為了生活只好到舞廳走唱。據他的弟弟姚喜年表示:為了一家人的生活,姚讚福買了一台手風琴,自己練習一個禮拜就學會了,他就帶著手風琴在基隆一帶的舞廳演奏。
在舞廳演奏收入雖然不錯,但日夜顛倒的作息對有氣喘宿疾的他而言宛如隱形殺手,想另謀他職,姚讚福空有一張不被國民政府承認的神學院文憑,多次應聘中學音樂教員不成,就幫一些廠商如明通製藥廠、撒隆巴斯等寫產品宣傳歌。為了身體健康著想,六O年代初姚讚福帶著妻小搬到台中,就在邱厝里公墓旁,以竹子為牆面,茅草為頂,搭建起一家十口棲身的窩。
在一位神父推薦下,姚讚福開始做起台中農民電台的廣告外務員,受過高等教育的另一半,為了家計,只好到美國學校洗衣部工作。然而,廣告業務拓展不容易,端靠太太微薄的薪水要養育八名子女,顯得捉襟見肘,大女兒和二女兒只好放棄學業,幫人做零工貼補家用,大兒子提早入伍,三名較年幼的子女被送往台北天母孤兒院收容。一家人從此分居各地。
為了探視寄居在孤兒院的三名子女和換取微薄的生活費,患有氣喘病的姚讚福每個月都會拿著剛寫好的曲子,帶著兩個飯糰,從台中騎著借來的腳踏車到台北,從清晨騎到黃昏才到達。
悲戀的酒杯 歌聲滿寶島
六O年代初期,台灣的唱片製作風再度興起,姚讚福拿著日據時代曾被唱紅的歌曲去找當時已名滿寶島的歌星文夏先生,文夏先生覺得他的曲寫得相當優美,便挑了幾首,還特別以<悲戀的酒杯>作主打歌,唱片一推出,果然再度造成轟動,<悲戀的酒杯>跨越時代的鴻溝,被新生的一代所接受。
「別人捧杯爽快得合歡,阮捧酒杯悽慘又失戀,
世間幾個親像阮這款, 噯嚘─噯嚘─ 愛是目屎甲憔煩。」   
問起文夏先生,當時為什麼會挑這首<悲戀的酒杯>作主打歌?   
文夏先生表示:「這已經是四十幾年前的事了,在那個年代,那個環境,一個男性失戀的話,其實比女性更可憐。在這首歌的歌詞中用噯嚘─噯嚘─,表達內心悲嘆的聲音,尤其第三段歌詞中有一句『看破世情一切像暝夢,噯嚘─噯嚘─,第一悽慘失戀人』我就照著歌詞中那種悲憤和心痛的感覺來詮釋這首歌。現在這個年代要寫出這麼好的歌,是件困難的事。」   
文夏唱紅<悲戀的酒杯>,讓他日進斗金。到了六O年代中期,華語歌曲逐漸流行,有人因這首歌的大受歡迎,便填上華語歌詞,將歌名改為<苦酒滿杯>,由謝雷主唱:
「人說酒能消人愁,為什麼飲盡美酒還是不解愁,
杯底幻影總是夢中人,何處去─尋找她─
我還是再斟上苦酒滿杯。」   
再度風靡全島,奠定謝雷在華語歌壇的地位。這首跨越年代、語言,猶能一再被傳唱的旋律,足見姚讚福的作曲功力。   
然而,不管是文夏再度唱紅的<悲戀的酒杯>,或謝雷所唱華語版<苦酒滿杯>的造成轟動,人們傳唱著他的歌,陶醉在他的音樂旋律中,歌星因他的歌名利雙收,唱片公司大發利市,卻因當時對著作權法的漠視,創作者姚讚福並沒有得到什麼實質的回報,依然兩袖清風,生活困頓。
姚讚福的么妹姚穡蘭女士回想起這位疼愛他的大哥,內心有著無限的感嘆。   
姚讚福的么弟姚芳年表示:姚讚福在過世前幾年,為了專心作曲,獨自搬回台北,在後山埤租屋,也一邊教人彈琴維生,當時為了生活,很多作品的版權都用賣斷的方式,以換取兩百到三百元不等的酬勞。   
1967年初夏,姚讚福案上剛譜成的樂曲墨漬未乾,病魔卻奪去他手上的筆,再也不肯給他喘息的機會,同年4月12日病逝於台北馬偕醫院,安葬在���渡基督書院附近的公墓內。   
與姚讚福合作寫出不少好歌的作詞家陳達儒先生,生前曾憤憤不平地表示:「我實在不暸解,以姚讚福這樣一個有才華的人會落得如此悽慘,他彈得一手好鋼琴,又會指揮,曲又寫得好,不管怎樣,他都應該活得下去,換成現在,光是拿作曲的版稅就可以生活得很好。好可惜。」   
台灣第一代女歌星愛愛也感慨地說:「在台灣,不管是台語還是華語,幾乎每個人都會唱他寫的歌,卻落得連死後葬在那裡朋友都不太清楚的下場,姚讚福真的是生錯了年代。」   
姚讚福一生窮困潦倒,他的第一首成名曲<心酸酸>宛如他一生的寫照:
「一時變心抹按算啊,秋風淒慘草木黃,
風冷情冷是無盼啊,光景引阮心酸酸。」
是風冷情冷的無盼?還是生錯了年代?當姚讚福滿懷對音樂的熱情寫下<心酸酸>時,就像莫札特抱病在寫<安魂曲>一樣,他們正一寸一寸地在埋葬自己,好似他們即使看到了自己慘淡的命運,卻只會無能為力宿命地奔赴。
附註:
一、 心酸酸歌詞賞析 陳達儒作詞  姚讚福作曲  
我君離開千里遠啊 放阮孤單守家門 抹食抹睏腳手軟啊 暝日思君心酸酸
無疑一去無倒返啊 辜負青春暝日長 連寫批信煞來斷啊 呼阮等無心酸酸
一時變心抹按算啊 秋風慘淡草木黃 風冷情冷是無盼啊 光景引阮心酸酸
介紹:
傳統「七子仔」歌詞,表現離散夫妻的閨怨之作,三段詞各有情境,且情節緊湊,纏綿悱惻,哀怨感人,有謂台語歌多哀怨,而此歌可以說是哀怨歌之極品,堪稱台語歌謠代表作。
「心酸酸」和「悲戀的酒杯」同時發表於1936年,由勝利唱片公司發行,是姚讚福與陳達儒初次合作,即「雙雙聞名」兩大悲曲!年齡不及20歲的陳達儒,有此之作,誰也不敢再說他「少年不識愁滋味」了,而在流行歌壇近4年,卻一直很不得志的姚讚福,也終於揚棄了被譏諷為「讚美歌」式的作曲風格,摸索出創作方向,爭得了一席之地。
如泣如訴的「心酸酸」詞是每段四句,每句七言,計28個字的情歌」標準範式,曲是四個樂段,共分十六小節的旋律,每七言配合四個小節,正好天衣無縫,絲絲入扣,據說此曲不是「事先」合作,而是作詞、作曲寫各的,而後湊合在一起,真是可遇不可求的機緣!
姚讚福先生當年因為創作這首歌曲才開始受到肯定,心酸酸這首歌聽起來有點讓人心頭酸酸的感覺。在1930年代歌仔戲很受歡迎,街頭巷尾大家也都愛聽哭調子,心酸酸是流行歌式的新款哭調子,由當年的紅歌星秀鑾來演唱,更是迷人和感動。這首歌的每一字歌詞都配好幾個豆芽菜(音符),也就是今天所說的轉音。因為設計得很巧妙,愈聽愈好聽。尤其是心酸酸轟動以後也有出現日語版本,其編曲和唱法完全相同,一樣很受歡迎。 二、 我的青春歌詞 陳達儒作詞  姚讚福作曲  
月色清光照你我 世間心適真快活 定定天清清 
路闊闊 我的青春 你的青春  我真歡喜 你也歡喜 雙人熱情在心肝
相愛甜蜜青春夢 可比海邊雙船帆 同陣誅風浪 
同偎港 我的青春 你的青春  我真歡喜 你也歡喜 無論早晚也成雙
愛情投合心岸定 你是我的燈火影 有你在身邊 
阮也行 我的青春 你的青春  我真歡喜 你也歡喜 爽快同進青春城
三、 黃昏城歌詞 陳達儒作詞  姚讚福作曲  
天悶悶 日頭漸黃昏 鳥隻啼叫小山崙 
嶺頂春花也親像欲睏 啊~黃昏引動阮青春
城悶悶 燈火照黃昏 雙雙對對娘伴君 
孤阮一人悶悶塊歇睏 啊~黃昏引動阮青春
心悶悶 為著日黃昏 孤星伴月結成群 
見景傷情加添阮心悶 啊~黃昏引動阮青春
四、戀愛列車歌詞 陳君玉作詞  姚讚福作曲  
(女)帥哥哥站在戀愛嶺
(男)小妹妺站在相思城
(合)路頭算來相隔壁 欲講情話著搭戀愛車
(男)咱二人實在有意愛 只有驚厝邊頭尾知 
   日時假做無熟識 欲講情話著等日落西
(女)心肝內暗恨這班車 日未落驚驚不敢行 
   苦昧將日趕落嶺 通好來去找阮搭心兄
四、思鄉歌詞
離開故鄉三年外 精神苦痛身拖磨 有路通行無厝通好住 何時會得較快活
故鄉光景今啥款 思念親友心正亂 父母為子不時塊操煩 何時會得較心寬
男兒思鄉想歸暝 每日思鄉深立志 佳哉星光有時月也圓 就是圓滿榮歸時
五、日落西山歌詞 陳啟清作詞  姚讚福作曲
日落西山近黃昏 心狂昧食急待君 想欲趕緊來接吻 
也好增加咱情份 如意郎君啊~最好正式來訂婚 
好事免驚昧齊勻 又是天長配地久 也昧辜負阮青春
日落西山黃昏起 是阮好事相會時 娘有多情哥有義 
祈願同心永同居 如意郎君啊~夜夜談情真歡喜 
情重如山話投機 黃金雖然是寶物 也昧贏咱糖蜜甜
日落西山黃昏後 怎樣未到阮娘兜 較久也著要等候 
不敢誤君空回頭 如意郎君啊~所約著要準時到 
免阮肝火動心頭 一日經過一日老 青春不通放水流 
六、天清清歌詞 陳達儒作詞 姚讚福作曲 
春情春意滿希望 天也清清表現好春光 
風吹柳樹蝴蝶亂來往 甜甜蜜蜜吹著戀愛風 
啊~甜甜蜜蜜吹著戀愛風
自由自在行郊外 花也香香美麗開滿山 
水邊鴛鴦可比你佮我 爽爽快快合唱戀愛歌 
啊~爽爽快快合唱戀愛歌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