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根出於乾地-夏漢民回憶錄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林信男撰《當代醫學》38卷10期 2011年10月 每月一書
文末云:本文取自《當代醫學》月刊2011年8月號 第454期 616~619頁。

《像根出於乾地-夏漢民回憶錄》夏漢民撰 夏漢民(道聲出版社)出版 2011年8月 277頁


這本書是曾擔任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主任委員及國立成功大學校長夏漢民教授的回憶錄。對醫學界的人來說,他如何費盡苦心籌建成功大學醫學中心(醫學院及醫院),以及創建過程中,不畏權勢,堅持公平、公開、正義原則的幕後故事,特別值得喝采及鼓掌。但他也為此堅持付出代價,被他所屬國民黨位高權重的人計算舊帳,阻擋他擔任中央政府更高職位的機會。夏漢民一生走來,就像在乾地中萌生的一株幼苗,在上帝的恩典中得著養分與澆灌,乃至長成一棵綠蔭遮天的大樹。  

窮困流離的年輕歲月

夏漢民出生於1931年。七歲時父親中風過世。因家境窮困,他母親將年幼的弟弟及妹妹送給別人,只留下夏漢民在身邊。為了讓他讀書,八歲時被送到離家 180里之遙的一家孤兒院寄養,前後有四年的期間夏漢民跟著一群孤兒過著團體生活,只有暑假和過年,才能回到母親身邊。因為沒錢坐車,他都是徒步連趕三天 才會到家,他曾為趕路,天未亮就急急從所睡上鋪下來而差一點摔得沒命。小學畢業後,考進免學費的福州高級工業學校。

1948年福州淪陷後,當時人已在台灣為台中一中金樹榮校長幫傭的母親省吃儉用積了一筆錢寄給夏漢民,好買船票到台灣。錢卻被偷了,好在一位同學借錢 給他買船票到台灣。後來轉學台中高工,畢業後,雖然心想進海軍官校繼續深造,但母親希望他趕快找個穩當的職業,經金校長作擔保人,夏漢民到台電上班。可是 他仍一心想念海軍官校,雖然惹了母親震怒,打了他一巴掌,夏漢民仍然考上海軍官校。

力爭上游終出頭天

在官校四年期間,夏漢民勤跑圖書館,除了相關軍事領導的書籍外,他幾乎讀遍圖書館內所有的名人傳記,並期許自己效法名人。夏漢民勤寫日記,反省激勵自 己。在學期間,夏漢民就展現服務行為和領導作風,例如他在班上主動提供服務,成立班上小小圖書室,大家出資共同購買想看的書,等大家都看完了,將書轉贈學 校圖書館,讓其他同學也能借閱。他看到學校籃球場老是被一些會打籃球的同學霸占,那些不會打,但是又很想打籃球的同學,只能徒望籃球場而興嘆,於是夏漢民 把那些打不好球的同學組成數支克難隊,並說服一些會打球的同學權充克難隊的教練,教那些打不好球的同學。據此他得以向學校申請比賽許可,並規劃打球的場 地,最後還自掏腰包支付比賽的獎品費用。他的作為贏得同學肯定,於三年級下學期,在全校兩百多名同學當中,被選為中隊長,以他矮小的個子,竟然指揮一群高 頭大馬的隊伍通過閱兵台向總統致敬禮。

官校畢業後,夏漢民透過同袍的未婚妻認識了同在政工幹校讀書的女孩王壽美。王壽美是基督徒,氣質人品都很吸引夏漢民。後來他倆於八七水災那一年的十月 結婚。婚後不久,夏漢民因服役有功,記大功兩次,得以獲保送到美國伊里諾州接受教官訓練及紐澤西州受深海潛水培訓。回國後,因看到同袍都已跑在前頭登艦服 務許久,於是興起考研究所的念頭。夏漢民念完成功大學機械研究所後,又申請到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全額助教獎學金攻讀博士學位。在其論文口試日期訂定後,夏 漢民突然發現論文中有一個問題,乃急電指導教授之一要求改期,該教授了解情況後,勸他如非必要,最好不要改變已經訂好的開會審查時間,但由於夏漢民堅持論 文裡面有些錯誤,該指導教授拿他沒辦法,只好同意改期。經過修正後的論文口試審查會上,首席博士論文指導教授大肆攻擊夏漢民的論點,而同意他修改日期的指 導教授極力支持他。激辯兩個多小時後,終於贏得全數評審委員的讚許,獲得博士學位。由這件事,也可看出夏漢民實事求是的堅持精神。

扶搖直上杏壇路

獲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博士學位後,夏漢民到北塔科達州立大學任教。上班第一天,他的辦公桌上擺著一張申請公民證的表格,但他不想永遠留在美國,所以沒 去理會它。此外暑假期間他在田納西州一所研究機構作研究,在那裏接受很多研究刺激,一年就生產兩、三篇論文著述,因此在北塔科達州立大學任教一年後,就獲 得該校副教授的終身職。此時夏漢民的教書研究生活,就如他在書上所說的「真是如魚得水,而且名利雙收」。乃興起接家眷到美國的念頭,寫信給當時的國防部長 蔣經國先生,部長沒有回信,而是由黎玉璽將軍寄三封催他回國的信。依當時軍方的作法,繼續滯留在美國的人,將會得到不准再進國門,家庭分散的後果。經徹夜 思考禱告後,他有了一個明確的念頭,就是不管一個人最後有沒有飛黃騰達,決不能喪失自己的親人,於是毅然決定放下美國的優厚條件,回來台灣。

夏漢民於1967年3月回國,被海軍派到中山科學研究院服務,但卻為所長所不容,乃轉申請成功大學,擔任機械系客座副教授。雖然當時成功大學遠不如他 在美國的研究、教學環境,夏漢民仍用心在教學上特別下功夫,要求自己在教學內容上,每一學期的內容都不一樣,不斷吸取最新資���,使在同樣的主題裡,都可以 舉出不同的例子。他要求大四學生做senior project�����為了教學,在沒實驗空間、又沒現成的實驗器材的情況下,他特別設計風洞,讓學生在課堂上親自做實驗,以刺激、啟發學生,培養創造的能力, 並讓學生喜歡自己找資料解決問題。夏漢民的用心獲得當時擔任成大教務長的客座教授陳明茂的賞識,於成大工程科學系的系主任出缺時,向校長力薦其接任該系主 任。夏漢民除努力充實教學及系設備外,每星期找時間跟學生直接溝通,也盡其所能為畢業生找工作機會。

後來夏漢民獲提拔擔任高雄工專校長(1972-77)。接任時,該校條件非常差,但他用心經營,對人事公開公平競爭,用人唯才,決不受任何壓力關說。 他清廉守正的作風受外界肯定,也鼓勵了肯努力上進的人。他在該校六年裡,充實師資與設備,使高雄工專超過一向被順理成章列為第一名的台北工專。

政壇詭譎志難伸

1977年夏漢民獲得教育部長李元簇賞識,邀請他擔任教育部技職司長職務。夏漢民形容自己在技職司長任內的工作態度為「拼命三郎的公務員」。1978 年由蔣經國主持,召開第一屆全國科技會議,那時國家的政策發展是要朝向加強應用科學方向走,同時進行這方面的研發工作。當時的行政院長孫運璿在行政院成立 科技顧問組,由美國德州儀器總裁Dr. Haggerty擔任首席顧問,由教育部負責科技發展方案。那麼重要的業務,依教育部的慣例,應該由教育部第一司,也就是高教司承辦。當時高教司卻以科技 不是其所負責專長為由,推卸此業務,並表示技職司夏司長是學科學的,是適當人選。教育部長李元簇詢問夏漢民的意願,因此就由夏漢民的技職司承辦此業務。為 了此業務,夏漢民須經常周旋在李國鼎和吳大猷之間,兩個人常在意見和看法上有截然不同的立場,他須設法取得一致的看法後,及時得到確切而清楚的政策,再交 由部內執行。夏漢民的做事幹勁、溝通斡旋的技巧和行政能力,於焉展露無疑,獲得高層人士讚賞。夏漢民在回憶錄裡,認為這是他在教育部技職司長任內,做得最 有聲有色的業務。

當時李元簇部長對下屬要求嚴格是出了名的,夏漢民由於其用心、嚴謹做事,是少數沒有被罵過的部屬。雖然他如此清廉做事,仍然遭黑函密告子虛烏有的三十 多狀,此密告讓夏漢民頗為心寒,上了萬言書答覆之後,並向李部長表達去意,李部長認為這樣做反而是中了人家的計,予以慰留。後來內閣改組,科技大老李國鼎 及孫運璿等認為中央各部會副首長應該具有科技背景,才好推動國家科技發展,夏漢民就被賞識擔任教育部常務次長。

落腳成大創建醫學中心

1980年夏漢民接任成功大學校長,當時南部有兩所大學想成立醫學院,一是成功大學,另一是中山大學。夏漢民一上任就做評估,比較兩所大學建醫學院的 可能性,他認為單憑計劃書,中山就比成大占優勢,更何況當時中山大學的校長李煥的黨政關係雄厚,所以不論主、客觀考量,成大似沒有建醫學院的希望可言。剛 好當時台南市政府在蓋市立醫院,市長蘇南成很慷慨大方地告訴夏漢民,說要把該醫院交由成大作教學研究用,夏漢民心裡也明白蘇南成恐怕後續市政府要自己經營 醫院會有困難,因此把這燙手山芋用另一種好聽的名義給推出去。但這卻是一個好機會告訴中央,台南的地方政府對成大辦醫學院的熱烈支持,夏漢民認為這將會是 取勝中山大學的最佳理由。接著他找到機會向國防部接洽,收購軍方在成大四周圍的軍營,使成大比中山大學有更大的土地創建醫學中心。

有了上述兩個有利條件後,夏漢民就積極佈局,他拜訪了相關單位,包括教育部、行政院科技顧問組等,獲得支持讓成大籌設醫學院。接著是奔走籌經費,也是 一波三折。待成大將興建醫學院消息傳出後,一直想成立醫學院的中山大學校長李煥相當不悅。後來李煥當國民黨中央黨部祕書長,就對夏漢民不予提攜。

為辦好成大醫學中心,夏漢民親自率團訪問美歐日等國的教學醫院,了解醫學院與醫院必須要蓋在一起,以便做統合與整體醫治的規劃。此外,也需要一位能同 時領導兩個單位的人才,經過多方考量,幸好找到非常理想的人,那就是台大畢業,留學美國研修基礎醫學博士的黃崑巖教授。夏漢民將成大醫學中心的人事規劃、 管理完全信任地交給黃崑巖教授。

強力阻止醫學中心背後的政治糾結

在興建過程中,可以想見國內外都有強力關說的壓力在夏漢民身上,他秉持一貫公正的作事精神,強力阻止醫學中心背後的政治糾結。這當然使他得罪了不少 人,例如在購買儀器方面,有美國的規劃公司想安排購買廠商,被夏漢民回絕,於是就有美國的參議員前來拜託講情,甚至找了當時的外交部長丁懋時及李國鼎出 面,夏漢民仍堅持由國內專家來全然掌握儀器的品質和價格,不交給美國廠商主導。當初醫學中心規劃上,夏漢民請經建會推薦做規劃的工作,經建會找了美國一家 顧問公司作規劃,剛開始進行得不錯,可是進行到一半,對方把草案擬出來時,告訴夏漢民可以擴大醫院床數,但這與當初的設計不一樣,夏漢民表達不同意的看 法,但對方自認有經建會撐腰而不理會夏漢民的意見,夏漢民不得已只好將那人革職,那人告了狀,並找當時駐美代表錢復出面,但夏漢民仍不改初衷。

在徵選醫學中心的建築設計上,夏漢民堅持由七人組成的評審委員會公開、公平徵求人選,因此得罪了想走後門的兩位政要。當時行政院政務委員費驊打電話力 薦他當建築師的兒子主事,並安排他兒子當面做簡報;而總統府祕書長蔣彥士則打電話說他那裡有一流建造醫學中心人選,一切可安心讓他們放手去做,全套設備儘 管包在他們身上,夏漢民表示不好,蔣彥士就建議無妨見面吃飯談談。席上蔣彥士帶了他的親密朋友洪福建築的老闆洪井莉出席,另外還帶了長相頗像蔣彥士的一位 美國年輕顧問列席,夏漢民仍堅守立場,表示所有過程都需經過委員會的選擇。最後評審的結果,不是兩名政要所推薦的親人,也不是跟成大有關的任何一位建築 師,而是曾設計長庚醫院的許常吉建築師。後來成大申請設立三所研究所,其核准過程在費驊手上吃盡了苦頭。而蔣彥士則在後來多方阻礙夏漢民的仕途,把原來在 國科會主委後可能到國防部或教育部擔任部長的機會打掉。

一生耿介盡其在我

1988年6月12日成大醫學中心開幕啟用,7月22日夏漢民接到人事命令,接續陳履安擔任國科會主委。國科會的「目標導向研究計畫」,之前作法是各 個學校各自做他們自己的東西,各謀其政,產業界人士一點也不得軋一腳,由於幾乎很少跟民間業界扯上關係,最後結果也成效不彰。夏漢民大幅度改變做法,先把 研究經費提高,並強調與產界的合作,夏漢民要求產業界至少在研究計畫中付出10%到40%的費用額度,產業界認定有興趣的計畫,他們才肯花那筆錢。因此在 審查計畫時,有三分之一的產業界人士參與,他們有權對計畫做批評與建議,並且決定該計畫做或不做,而成果價值判斷,業界人士需佔評定團隊的二分之一。由於 有業界的加入,可以想見所進行的計畫都是具有高度經濟效益的,也因此在計畫費用的會計年度上,都賦予相當龐大的金額,其中計畫總主持人可決定子計畫的負責 人選,而且子計畫的負責人可由產業界人士擔任。當夏漢民離開國科會時,還有二十多個計畫正在進行,並且已有三、四個計畫完成。

夏漢民從國科會提出衛星計畫時,進行得相當順利,不僅行政院同意此計畫,同時也委由中科院進行發射計畫,立法院也同意編列預算。後來內閣改組,行政院 長換人,事情開始呈現逆轉,幾經探聽,才知道是美國認為此舉會讓中共誤以為這是台灣擴展核武戰爭的偽飾,因此強行要求台灣取消衛星計畫。夏漢民認為美國對 中共實在存著太多的顧忌,也對我們的政府如此小心伺候的舉動相當不以為然。夏漢民不只在行政院受阻,也在立法被輪番質疑,丁守中甚至在質詢中質疑夏漢民以 美國壓力掩飾計畫的不周,並說夏漢民嫁禍長官等,逼得夏漢民在立法院表明已向行政院提出辭呈一事,並且忍辱負重不提辭呈內容。後來有人向郝柏村問起衛星計 畫的看法,郝柏村回答說:「不切實際。」夏漢民逮到這個絕佳的機會,針對「不切實際」的說法加以回應,當時媒體上一場「郝夏鬥」的熱門新聞便被炒作出來。 最後郝柏村終於找夏漢民談衛星計畫的事,表示計畫照常進行,但需做些修改,最後要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發射。衛星計畫於1990年塵埃落定,後來也如期在美國 發射。

1992年行政院祕書長王昭明交下超能超導對撞機計畫案(SSC)給國科會,該案最初是由物理學家李政道推動。李政道是當時中央研究院吳大猷院長的學 生,而其哥哥李崇道是中研院副院長,也公開極力表示贊成。李政道為此事專程拜訪夏漢民,當時夏漢民表示贊成SSC有關培養人才的部分,因為送人才出國是件 好事,但是有關投資事宜,夏漢民則不以為然。李政道透過吳大猷找行政院長郝柏村,施壓要國科會支持,並編預算,後來蔣彥士也參與施壓。此間,美國MIT教 授又負責美國CERN(二十一世紀的最大光源)的丁肇中告訴夏漢民,SSC不會有好結果,因為連CERN的四百萬美元預算都已遭美國否決,而李遠哲也反對 SSC。而後來在一項會議中,中央研究院院士袁家騮及丁肇中都明確表示SSC的不可行性,即使如此,贊成SSC的一方毫不放棄最後努力,逼國科會儘快完成 SSC的投資簽約手續。1993年2月22日是國科會SSC案的評審日,由國科會副主委王茂松主持,為確保公平與客觀性,事前並未公布審查內容,經二十名 評審人員審查結果,在大部分反對下,SSC案遭否決。當得知此結果時,夏漢民知道這絕對會影響他向前發展的機會,後來事實也證明他的臆測,只是料不到的是 連國科會的位置也因SSC而被擠掉了。

急流勇退委身神國

從1993至1996年夏漢民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暨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召集人、行政院南港經貿園區策畫推行小組召集人。他仍為民福祉不辭辛勞,為新竹科 學園區徵收土地、科技外交的開疆闢土等工作努力,他使停在那裡沒什麼成效的南港經貿園區案得以落實進展,但卻被某高官輕輕揮一下手,抹殺其團隊的一切努力 心血,轉變成是當時台北市長陳水扁一手促成的。另外,夏漢民認為他在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時,最有意義的事是在國內大規模推動的產業發展協進會 NII(Nation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他被任命為NII推動小組召集人。政府在1994年大力推展的NII,事實上使全國產業競爭力向前邁進一大步,從而走向 與先進國家齊頭並進的國際資訊時代。很不幸的是NII的命運與南港經貿園區所差無幾,也是被同一位高官將NII一切計畫與實施成果,逕行交由交通部長劉兆 玄拿去報告。看到官場這些令人失望與痛心的種種,夏漢民決心退出政壇。

退休後,夏漢民向企業界募款成立NII(國家資訊基本建設)基金會,以民間非營利性的力量,繼續關心國家整體發展。夏漢民擔任了兩任不支薪董事長後,就將 棒子交給別人,自己則專心在他賣掉不動產後所得而成立的「華美福音會」工作,他要把他的餘生奉獻在傳揚基督信仰的使命上。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