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基督徒青年夏令會

1948年台灣基督教青年大會

錄自 張瑞雄著《台灣人的先覺-黃彰輝》:望春風,2004年,p.245-249

按:1948年台灣基督徒青年夏令會在淡水舉行,千餘名青年從全島各地來參加。會中發表公開信,呼籲南北長老教會的合一。進而籌備青年們自己的合一,於翌194953日成立了不分南北的「台灣教會青年團契」(簡稱TKC)的總會。黃彰輝(1914-1988)是其主要推動者。


黃彰輝一家回台,在基隆碼頭登陸後,就到台北的鍾啟安傳道師家休息,治癒暈船的身體。不過,兩位傳道師的頭腦裡都在想,怎麼樣去興起台灣青年的事工。所以,馬上就同心協力,開始討論要怎樣召集台灣教會的青年,來舉辦一次盛大的營會。到19488月(回台後整整一年),果真在台灣淡水辦成了大會,有1500人參加。

戰後,因為台灣換了殖民主,一日之間停止了日本制度,而換來整個中國的一套。其實,中國在台灣接管得一踏糊塗,青少年們根本就沒有人生方向的書讀,書局供給的書也不夠滿足求知的需要,沒有外來的刺激,沒有承受繼往開來的理念,也沒有靈感的來源。不知怎樣做宣傳的,每一個教會都似乎聽到有這麼一個青年營。對於許多青少年,搭火車到台北,都是一生中的第一次。看到1,500個青年聚集在一起聽講,在一起吃飯,又包了整個淡水線的火車來回到台北,特別在新公園聚集做禮拜,那種心理的衝擊,是很有力也很深刻。

那一千五百位青年,就是後來的教會的領導者。筆者的豐原教會『青年會YMCA』,就力勸所有20多個青年都去參加。幾乎所有初三及高中生都被吸引去參加了。不知會方是怎樣去抓來,我們中學生都有大學與神學的學兄、學姊照顧。當時黃彰輝在長榮中學教書,促成很多同學去參加,在長榮女中有他的妹妹黃淑惠(升高三),全力鼓勵所有同學去參加。當年,筆者剛從初中畢業,也己經考取了高中,心裡非常輕鬆。在新的地平線上所看所聽,都覺得很新鮮,好像是通過這一個窗戶,看見了世界的青年與展現著的上帝國,也看見了滿有希望的台灣。

其實,國民黨就正在中國各地喪失國土與國民,正忙著守衛寸寸遺留的領土、失去的人心。國民黨軍不戰而逃,繼繼敗仗,續續逃跑。撤退逃跑的速度不及進攻來襲的共產敵黨,百姓由心傳心,傳達『失望』、『不信』、『恐怖』的燥煩,像電訊一樣很快地傳遍全中國。

只有台灣,不知國民黨政權過去的剝削、腐敗、自私、無能,人心還沒受敗類黨團製造的污染滲透。雖在經濟、行政方面己經顯露出臭味,台灣人,尤其青少年還相信基督的信息,能得到為政者的贊同與維護。雖然經歷過了二二八屠殺慘劇,那時還沒喪失整個中國而招致戒嚴令的施行,禁止大型的集會,而且參會者都自然以台語(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用語)做為大會用語。

受聘為大會的會長,是黃武東牧師,當時是台灣長老教會南部大會的副議長,但於1948年,因議長楊士養牧師健康欠佳,遂由副議長代行。為什麼聘請南部大會人士,而不是北部大會的首長為會長呢?那解答,可能就是因為在初步夢想的階段,黃彰輝與鐘啟安的前瞻、企圖都得到南部教會(年輕)領首們的贊同與熱誠所致。其實代表台灣長老教會的人物都還很年輕,黃武東才39歲,黃彰輝34歲,鐘啟安也才達30歲左右而已。

自從1947927日,黃彰輝在基隆登陸回國以來,還不到一年,他與受他激勵的青年同工,把黃彰輝的夢兌現,而給予在二二八暴力事件後,幾乎最低潮的台灣青年一絲希望。

在大會中,主題演講的講員有三位,兩位是鐘啟安從上海YMCA請來,另有一位就是土產,甫從歐洲逗留10年而回台的黃彰輝。他在演講的主題裡,講述台灣教會應該團結合一。因為他講的是標準的台灣話,所勸告的教會的實情又是很切實、緊要,他的演講掀起了一陣旋風。正如幾月前,在斗六所召開的第九屆南部大會,他說台灣的南北教會應該要合一,神學院也要繼續合辨,以求實質的合一。他又重述了那有名的『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一句話。不過這一次,他給了一個很幽默且實際的例子,說:『我們應該要做Omelet (攪蛋煎),不要煎出兩眼蛋黃。指著南北教會各一,不能溶化成為一體。作Omelet,你得要打破外殼,然後打碎並打成溶合的一片,終於成為一個美好的Omelet。』

黃彰輝從外國帶回來的『信息』,大大地開啟了年輕人的眼光,於是在場的青年決定以大會的名義起稿,而決定送交一封公開信,促進南北教會(大會)的合一。這青年們的呼籲,引發了教界為政者的注意,進而虛心去考慮合一的事。青年們不只作如此的呼籲,且再進一步採取合一的行動。194872日開始,青年們自己進行合一籌備,翌年於194953日,正式成立了不分南北的『台灣(T)教會(K)青年(C)團契』的總會,簡稱為T.K.C.

如上面己經提過,從事青年事工與學生工作的鐘啟安,擁有非常卓越的組織能力者,又是教會的支持者。雖然在YMCA組織裡服務,他不忘把青年會的活動、組織,與各地區的教會不斷地取得連繫。黃彰輝回國後才第一次與鐘啟安在基隆見面,隨後的三天,他們就馬上開始夢想怎��去建構青年的大集會。10個月後的大會的講師裡,那兩位從上海YMCA來的講師,是鐘啟安交涉聘請過來的。依照黃彰輝的《回憶錄》,鐘啟安這樣的人不會受教會政治的拘束,而可以喚醒年輕人的良知,去為南北教會的合一而籌謀計劃。信徒裡貢獻於青年的大盛會,與南北合一的呼籲的『青年領導者』,有一位律師,名叫陳朝景,是東港教會的長老,黃彰輝《回憶錄》裡提到他對於組織T.K.C.的貢獻。(《回憶錄》p.123)從北部大會也出了多位合一『青年勇士』,如:鄭連坤、張逢昌,與長老董大成(台大醫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