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添壽 傳教19年的苦鬥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朱添壽撰 《台灣教會公報》 939/ 940號 1964年8月p.10-12

[原文是白話字] 這篇是新竹中會內,山地五峰教會朱添壽牧師的見證。

按:長老教會傳入新竹縣山地五峰鄉是由當時五峰國校校長李林樹開始的,之後由賽夏族的牧師朱添壽與泰雅族的林有明啟其端,新竹的莊聲茂牧師協助,孫雅各、孫理蓮以醫療傳道參與五峰的宣教工作。[五峰教會今屬泰雅爾中會]


回顧過去19年,主揀召我所行的路站,實在感慨無量。 對上帝極大的疼佮攝理,1946年5月,平安對受掠的地海外轉來,身軀營養失調,閣看見家庭囝兒破病煞死去;一時心亂亂,險險行短路。總是感謝主,有差李林樹先生(五峰國校校長)引導我接受耶穌基督做救主,對彼時到這陣若眠夢,已經經過19年啦。

這19年的困難毋是一個平常的,受同族的迫害,親族的反對,地上各機關的迫害等,經過chiah 的苦戰來建立今仔日五峰鄉傳道理的門。我起頭是對泰雅爾族傳福音,其實我毋是這個族,是賽夏族的一個,又閣是beh做怹的頭目的身份,也是beh做怹的大祭司的身份。因為信耶穌基督的緣故,佇族長佮有力者的會議受除名。我真同感保羅先生所講:「上帝佇猶未創造天地的以前就揀選我」這句話。我佇遮beh 發表的見證可能真濟人oh得信,因為毋是用肉眼看見的。總是天頂的父上帝所差來的聖神beh踮佇人的心,beh清氣人的心,安慰人的心。太陽發散伊的光,所以咱會通看見伊的面貌。總是咱無法度通看出伊所發的熱,毋過地面上所有的生物的活命對這个得著生存。冬天的早起時真寒冷,總是猶原有熱的存在,若無,拍算毋若kan-ta人而已,所有的生物攏無法度通存在。同一樣,上帝是用咱人的目睭無法度通看,總是不時踮佇信的人的心中安慰,引導咱。因為上帝是活的上帝,顯出伊特別的神蹟,疼佮恩惠佇伊所用的器具。我感謝上帝予我一世人無袂記得的事,就是到永遠的歡喜,我信這是無一個人有法度通對我搶奪去的寶貝佮恩賜。兩年前受選拔參加佇新竹長老教會聖經書院的山地教師訓練班。佇遐佮幾若位的同學相佮生活,受訓練,相佮談論,對將來的教會的抱負。

人生的逆境

快樂的訓練生活若眠夢經過,閣賰兩個月就beh結束啦。佇彼的時一家所teh倚靠的囝接著國家的召集令,所賰的是軟弱的查某人佮細漢的囡仔,也無粒積,也無跤手通做工,9个家族對今仔日起的生活beh 按怎?

Chiah 的問題成做我煩惱的原因。佇這個時,魔鬼就展起伊的誘惑,不時佇我的耳仔有一個聲,「毋通閣繼續訓練,母囝予伊餓死好是無?」一月的中間佮魔鬼的誘惑攪吵交戰,致使頭殼心起疼。身軀過頭的厭倦,閣袂睏得,總是較苦也著吞忍,一面讀冊,一面每禮拜六下晡轉去教會主持禮拜。

較主的約束

頭殼的疼佮普通無各樣,總是全身若親像失去力的款。彼日佮信徒相佮做禮拜。一日經過到暗時,家族的的人攏睏去,聽見大家睏 ka-chē 的聲,想起明仔載beh 閣轉去學校讀冊,心內就趒跳。時鐘已經摃12點,總是猶未入眠。彼時忽然頭殼閣起疼,若親像去予電電著,規个神經攏麻去,忍袂tiâu,想 beh peh起來,煞意識不明倒落去,是肉體佮靈魂分離,看異象,抑是眠夢?12點到 3點,我予天使chhoā去到一位真燦爛的所在,這個所在是佇媠的圖畫, á是世界出名的公園也無法度通看的所在。佇遐有一條真直,白的路,路的兩爿有種真濟媠的花,ná親像teh歡迎旅行者的款。佇這條路的路中有兩位的監視所,經過遮入去真媠的街市。這个街市內有真濟真懸的建築物。照天使講:遮的厝有12色,看正手(右)爿彼的12色的光成做一條光teh 照彼所在; 倒手(左)旁有真濟的人拍拚teh起共款設計的厝。後來天使chhoā我到主的面前,主佮我約束,彼的約束就是拄chiah看見未完成的厝。主問我, 「你想拄chiah看見彼間未完成的厝啥款?」我彼時毋知beh按怎kā伊應答,總是我有kā回答講:「設計了真媠。」主閣kā我講:「這間就是 你起的厝。」我聽著這句話的時,愈想愈袂曉。怎樣呢? 因為我毋是一个建築師,是一个散鄉的傳教者。主閣kā我講:「這間厝就是我所teh負責的厝,你佇地上teh���的,佇遮也teh做,地面上的建設若好,這个街市也beh完成。」

這个時有��見我的婦仁人teh叫的聲音,感覺有人teh kā我櫓身軀,我回復意識啦,頭殼猶原猶疼,一下用�����摸頭殼,才發見有流血,後來才知是約有成寸的傷跡,這个傷是beh peh起來的時跋倒去摃著的���周圍有家族親晟徛teh注意看我,我連鞭閣失了意識去。當我醒起來的時,我已經佇病院的����內。我的血壓夯起來到180 度,致使予醫生佮朋友想講拍算無法度,若會好,也無法度通完全。我��婦仁人也非常煩惱,總是我有將我佮主講話的代誌講予伊聽,後來相佮跪落去祈禱感謝。兩日��就退院,到這陣主予我有勇健的身軀teh為伊做工,予我確信主猶需要我的做工。

續接去拄著悲慘

舊年年頭落真濟的霜,致使一寡(些)��作物攏���死��續接閣拄著炕旱,生活發生困難的時��9月9日閣受葛樂禮颱風來訪問本縣. 一連幾若日的大雨,將本縣真濟的�����產��人命搶奪去。我猶原也佇彼的苦境的一个,對佇19年來無受外來的經濟援助,自給傳道來的我,是一个真大的打擊。幸á是不幸,我家族的性命根的水田1甲2分7厘佮其餘的副產物攏予水流--去。對今仔日起beh食啥物?生活的來源受切斷去的苦痛!Beh按怎來繼續主的聖工。一時感覺茫茫渺渺,毋知beh怎樣?當佇失望,悲哀的時,閣聽見四界teh喝鬥幫贊,無麵包的聲音,精神giōng-giōng beh亂去。

隔日是禮拜日,透早起來teh祈禱的時,聽見佇隔壁查某囝teh吟詩的聲。彼的聲音佮我祈禱的聲調和起來,變做ná親像天使的聲,感覺天使 beh飛落來的款。我彼時一直祈禱,「上帝矣,你將我所有的水田攏kā我討轉去,是毋是這是我對主最後奉侍的機會?」無意識的中間,我的祈禱紲變做大聲哮的聲音。家族的人攏真煩惱,想講我是起神經病。

生活革命的原動力

佇這个若親像烏暗的人生,一條光明照落來。我感謝上帝,當我軟弱,失志的時,憐憫我,安慰我。當我彼暗beh睏的時,起頭攏袂睏得, 翻來翻去。忽然間聽見主的聲kā我講:「恁的心莫得peh腹,恁著信上帝,亦著信我」(約翰14: 1)。隨時起來,掀開這 chām 的聖經讀幾若擺,ná讀ná知beh解決我的疑問的鎖匙是佇遮。我隨時佇主的面前懺悔我的重罪。對按呢我的悲哀,僥疑得主的憐憫,變成歡喜佮感謝啦。

隔日,雨猶真大,山猶一直teh崩,總是我無忍neh,行路幾若點鐘去訪問桃山村損害最大的所在。大ah! 水的威力,約60戶的厝攏予流去。拄著遐的人予大水流所有的財產去的人起頭無半句話通講:只有流目屎。徛佇舊拜堂的跡的時,予我閣較心痛苦。總是我來的目的,是beh安慰chiah-的人。我kā 怹講:「主無beh放拺恁,著將一切交代主,用信仰較贏一切的試煉。」

感謝上帝,予我這个卑微的人來做這个為難的工程:安慰災民,救濟佮服務的工作。我隨時佮本鄉各教會連絡設立復舊工作委員會,佮各救濟機關連絡,後來有得著怹大的同情佮協助,供給真濟的物質佮金錢。回想彼時,若毋是主佮我相佮佇teh, thái有法度來做這个工. 會通袂記得家族的某囝,為著遐的受害的人的生活復興,田園復興無暝無日奔走,這陣家己想,感覺真奇妙,彼陣thái有彼的元氣。

我經驗著對烏暗一切受tháu放。我的人生成做明朗。苦痛怨慼的人生成做感謝。我相信所經過刺帔的路,是上帝beh chhoā我到平安安歇的所在,經過烏暗的山谷,是beh chhoā我到光明的所在,上帝的旨意。這的確信予我充滿向望佮歡喜,予我勇敢向這个不休的大事業,復興五峰鄉來跑走。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亦毋驚災害;因為你佮我佇teh;你的槌,你的枴,安慰我(詩篇23: 4)。

歡喜的風湧

上帝為著beh訓練咱,予咱有真濟天災,逆境,總是這个苦痛佮一生的長來相比的時,á是對永遠來看的時,是短短的一時陣.信靠上帝,順趁伊的旨意的人,伊beh紲接賞賜咱想袂出的大歡喜。伊極大豐富的恩惠,只有感謝佮呵咾。「無掛慮屬世的悲哀,心內充滿永遠的快樂。天頂有聽見奇妙和諧的歌聲,我 beh和聲來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