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kama 四竈一郎廣島爆炸記(譯)

 

首頁Home / 日文文章 / 日人列傳總檔  / 本土信徒總檔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總檔/Google Search 網內搜尋

謝經 譯 「廣島爆炸記」 《台灣教會公報》 879期 1962年2月1日 p..18-19;880期 1962年2月15日 p .18。

四竈一郎牧師牧廣島教會近30年 (自1942年7月至1971年3月退休)。有1女3男,即長女裕子,長男揚,次男更,三男招。


(1)8點15分!
1945年8月初6,拜一早起透早,空襲警報已經解除;7點外,警戒警報也解除。逐人趕緊照常欲去上班,婦人人teh收早起頓的桌頂。忽然有銀色的B 29一隻,出現佇廣島市外的上空;將伊的機關切恬,予伊無聲,就直直趨對市內的空中入來。拄有一个婦人人攑頭看講:「啊!你看!對飛機有物teh交落落來;」......親像落下傘。慢慢teh降落,懸約6000公尺......8點15分!忽然有一陣青白的閃光罩落廣島lo-si全市!
(2) 青草teh著火!
彼時廣島教會的四竈一郎牧師,是佇離爆炸的中間地點有2公里半,近郊外一个山崙仔的山腰。 遐就是遞信講習所的校舍,逐个拜一上午8點,伊攏著去遐演講。伊拄拄徛佇樓跤職員室的窗仔邊,對遐會通瞭望著廣島市的大部份。閃光了後,牧師即時看廣島全市的地面有kha̍h一重,親像油浮面,紅紅teh著的火海!拄拄彼時大爆炸的聲音振動天地!校舍即時倒,對牧師的頂面硩落來!佇窗仔外,無穿衫teh薅草的工人,ka-chiah-phiaⁿ的皮規phiàⁿ攏遛起來!
有一个青年佇市內teh行,予閃光對頂面照著的時,全身感覺一陣的熱氣,親像予滾滾的iân淋著,kiap佇身軀的款。伊所穿的國民服即時燒到碎碎落佇土跤。全身的皮膚也順紲hiauh-hiauh,捲捲,津津落去,親像破布一樣。伊一下看,身邊的青草攏teh著火!親像紙teh著!伊紲看到愣去。雖然對伊無皮的身軀有血佮湯,感覺親像油teh流落;總是想袂曉得,這是實在,á是夢見。
(3) 奇形怪狀的人群。
大爆炸的聲音過了市內的光景完全改變。逐項物攏倒落去,仆佇地裡;只有電火柱猶徛teh,變火炭。 靜chauh-chauh!萬物攏無做聲,連喘氣也毋敢的款。一時彷彿親像原始時代,悽凊的磺埔。無偌久濟濟所在就有烏煙衝懸,teh火燒。猶會振動的人,就對hāu-phiaⁿ-phoè的中間爬出來。佇燒hut-hut的街路怹成做規逝,慢慢teh行。怹的形狀攏變換,規身軀虯虯niù-niù。雙手佇頭前,袂夯懸,也毋敢放低。無論男女,有穿衫褲假若親像無。有少年的婦人人面腫2倍大,目睭予腫起來的肉埋去,紲無看見。也有人規身軀專專血lo̍k chi̍h-chi̍h。怹攏無出聲,袂哀,也袂哼;親像teh送葬的行列,靜靜...慢慢...teh行。怹的嚨喉極其喙焦。「水!愛啉水!」怹是向市內的溪邊teh行。佇怹的跤所踏的地面,有無數火灰色的身屍,親像銅像倒teh;腹肚膨膨,四跤躘直,親像鰇魚。佇婦人人的身邊也有細細的嬰仔下teh,烏烏親像著無過的柴箍。
(4) 炎熱的溪埔。
原子雲已經消無,總是對地面逐所在有烏煙衝懸,佇頂面有夏天強烈的太陽teh煎。遮的奇形怪狀的人群,相紲直直聚集來到炎熱的溪埔。無久寬闊的溪埔就充滿遮的火灰色的人群。有一个少年人爬到水邊向落欲啉水,自按呢chhih落去斷氣「予火燒著的人,啉水會死喔!」毋知對tó位,有人按呢teh喝。啊! Chī-chuī無予火燒著啊?來到遮的人,逐个攏嘛燒甲規身軀爛糊糊!炎熱的日時過去,紅色的暝時就來。因為逐所在的火燒反照,全市攏紅phà-phà。 紅色的暝時過了,炎熱的日時閣再來。橫佇溪埔的身屍那來那濟。臭味遍地!死無去的胡蠅飛來teh沾無皮的身屍的臭肉。第3日......第4日也過去。無數的身屍攏teh生蟲。人就將怹抾規堆來燒。
(5) 避難。
兩層的校舍倒落來的時,四竈牧師真奇怪,只有身軀淡薄鑢遛皮而已。當逐人拚命對市內teh走出來的時,伊家己一个teh拚。到位入去一下看,禮拜堂已經倒!宿舍也倒!攏teh著火!牧師娘佮2个大漢囝攏無看見,毋知佗去。伊就遍行親像地獄的市內,四界去揣。到隔日中晝才拄著頭殼著傷的牧師娘;閣到欲暗才揣著大囝阿揚(揚 14 歲),頭殼也一空真深。
總是大查某囝佑子(佑子17歲)揣無。伊是高女的學生,動員去佇鐵道檢查課服務。伊佇遐受重傷,流真濟血險死;總是強強拖命來到朋友的厝......u佇遐。到第5日才予牧師娘共伊揣著。4个人佇遐流目屎相見。佑子的頭殼,喙phoè,手,攏有重傷,閣teh發熱。8月初10,4个人就避難來到2个細漢囝早已經疏開去的和田村。佇遐共一个農家借一間養蠶的寮仔來暫度。對火灰色的市內來到青翠的田莊;這家6个人,得著暫時溫暖的團圓。
(6)暗暗的風聲
總是經過無一禮拜久,有奇怪的事發生。就是對莊裡去鬥整理市內的消防隊員,轉來到地兩三日,就一个一个相紲直直死去。暗暗有風聲,一喙傳過一喙講:「予彼號光照著的人,攏袂活!一定會死!注射,食藥攏無效......」經過20日,避難來佇莊裡的災民,也相紲直直死去。怹的症狀攏相同;懸的熱,黜頭毛,全身的斑點,(紅,青,紫色)以及對齒跤,等的出血,彼个血無紅,膏膏臭臭,熱,真懸袂退,一直到死為止。
8月30,下晡4點,裕子忽然40度,規身軀痠軟無力。對頭殼的傷teh流膿。隔壁莊的醫生來,看伊的齒跤變紫色,注一支射,幌頭就去。9月初1,就黜頭毛,身軀發紫色的斑點。初2,S牧師來探,順紲共佑子舉行信仰告白式。初4一家圍佇佑子的床邊舉行最後的晚餐。用Tomato的湯代理葡萄酒,倒2湯匙入伊6日久無食半項物的嚨喉。彼暝11點57分,伊就平安受主揀召離開世間。
(7) 佑子的墓
四竈牧師現時猶原是廣島教會的牧師。今年6月,伊有代表廣島和平奉仕會去捷克赴基督徒和平會議。大囝阿揚(四竈揚),畢業大學的理學部了後,閣入神學。今年29歲,猶原teh做牧師。佇廣島市內,牛田山的基督教墓地,有佑子的墓佇遐。伊的墓牌寫講。「予人和平的人,有福氣!」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